安全健康教育,国外也有燃眉之急
加拿大

安全健康教育,国外也有燃眉之急

2021年11月24日 11:31:02
来源:环球时报

美国高中生通过人体模型学习内分泌系统。

美国高中生通过人体模型学习内分泌系统。

本报驻韩国、英国特约记者 夏 雪 纪双城 本报记者 张雪婷

教育部日前印发《生命安全与健康教育进中小学课程教材指南》,其中更系统的性教育、健康教育以及心理教育,受到广大家长和网民的关注。近年来,不少国家教育部门愈发关注未成年的“社会教育”,让他们除了文化课外,也要学会更多关于“做人”的知识。教育工作者也在研究,如何更合理地给学生们传达那些敏感的内容。

韩国:反思课程“走形式”

校园暴力猖獗一直是韩国悬而未决且广受关注的问题。自2004年颁布《校园暴力预防及对策的相关法令》以来,韩国政府每年都会出台有关计划及方案,不仅明确对施暴者的处理措施,还规定中小学生、教职工和家长必须每学期接受一次以上的校园暴力预防教育。

然而目前来看,这些预防教育的成效有限。韩国教育部2019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约有6万名韩国中小学生曾遭遇校园暴力,占学生总数的1.6%,且该比率连续3年上升。中学生李同学表示:“所谓的预防教育课程就是老师给学生播放有关视频,走个形式。教育内容很无聊,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对此,首尔市教育厅相关人士表示,“教育部门只能劝告学校多花时间和精力,实际教育课程是由学校决定并自主运营的。”韩国专家建议,“只有学生切身感受这些教育内容,才能促使他们进行实际思考和反省。”

不久前,“N号房”等震惊世人的青少年性犯罪事件被揭。根据韩国教育部2015年的《性教育标准案》,中小学生每年接受15个小时的性教育,课程从一年级开设至高三。然而在12年学生生涯中,由保健教师来教授专业性教育实际上只有4个小时,剩余时间主要涉及急救、营养、运动等一般健康内容。不仅如此,性教育内容是由各学校参考教育部大纲后自行编制的。但在这一过程中,由于每个学校条件不同,教育质量下降的情况难以避免。

英国:两性教育事不宜迟

英国教育机构对中小学生分4个学段,分别教授性知识、反毒品暴力、心理健康等内容。在性教育方面,第一个学段为5岁至7岁,这时学生心智发育还不健全,内容主要是了解身体特征、学习互相尊重以及两性交往技巧。第二个学段为7岁至11岁,此阶段的学生将进入青春期,他们主要学习青春期生理、情感以及态度的变化,包括在性问题上尊重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第三和第四阶段分别为11岁至14岁和14岁至16岁。

进入青春期的学生们,生理和心理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极易受到不良信息影响。英国防止虐待儿童协会此前调查发现,超过1000名11岁至16岁的青少年受访者中,有53%承认在网上看过色情内容,28%表示他们无意间看到,比如网站广告,19%表示会特意去寻找。

至于反毒品教育,英国主要在中学阶段开展,但教育部门的挫败感很强。英格兰和威尔士警方的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4年底,当地就有超过2000起校园违禁药品事件,有231起案件涉及11至14岁青少年,241起涉及15至16岁青少年,其余涉及家长和学校职员。英国教育界表示“令人忧心”,而且被发现的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在英国教育部门看来,无论是涉毒还是校园暴力,都和学生缺乏心理和两性教育有关。据英国反暴力机构的调查,有50%的青少年曾遭暴力,30%的人每周会被欺凌。然而其中只有55%的人选择寻求帮助。一些学生反映,他们遭遇的部分嘲笑来自于分化差异,比如男生穿图案花哨的衣服,就会被同学嘲笑“这是女孩才会穿的衣服”。

为此,英国教育部从2020年9月开始,在小学阶段开设“关系教育”、中学阶段开设“关系和性教育”必修课。此外,所有学校要求开展“健康教育”。在开发和审查相关课程政策时,学校需要与家长协商,就家长建议作出合理规划,教授方式最终将由学校决定。父母虽然有权让中学阶段的子女不接受部分性教育,但除非有特殊情况,孩子16岁之前最多只能免除三个学期课程。

美国:遏制早孕现象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7年最新数据显示,在全美高中生中,有近40%的学生曾发生性关系,其中不少人并没有采取保护措施。2017年,15-19岁怀孕的美国女性约为0.018%,虽然已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但美国依然拥有工业化国家中最高的未成年早孕率。

很多美国医疗和社会学专家对此表示担忧。美国全国州议会会议认为,早孕带来一系列社会和经济问题,这些学生很可能无法完成学业,未来大概率会成为贫困户,他们的后代也基本会堕入相同的歧途,其中还有各类疾病传染的风险。美国“全国预防青少年和计划外怀孕运动”团体估算,每年青少年早孕额外消耗94亿美元的政府补贴;从1991年到2015年,美国早孕率下降了64%,为政府每年节省近40亿美元。

正因为如此,美国教育部门越来越关注青少年性健康教育。截至2020年,美国首都以及31个州都规定公立学校开展性教育。据《环球时报》记者查询,大多数州为初一开始,也有学校更早。美国学生伊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四年级就有正式的性教育课,老师播放讲解女性生育的科普片,作业是让大家回家给父母讲学到的内容。虽然一开始很不好意思,但他的父母很自然又严肃地参与讨论,“家长扮演的角色很重要”。

与两性关系息息相关的反毒品反暴力教育也是美国教育界关心的重点。华裔学生吴同学向记者介绍,他的小学从五年级开始开设相关课程,不仅要了解毒品的危害性,还学习了怎样拒绝熟人的诱惑。“大家最后要交一篇反药物滥用的论文,学校收集进行评奖,写得最好的学生还在全校面前进行演讲。”

不过,反毒教育也被一些专家质疑,对于涉世未深的孩子们来说,很多人原本对药物并没有认知,相关教育反而激发他们的好奇心。同时,一些支持“药物自由”的政客和商人也一直阻挠类似教育。多年来,美国各类教授反毒品课程的团体也在持续修改课纲,适配不断更新的社会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