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也有IP危机
加拿大

迪士尼也有IP危机

2021年12月02日 11:11:15
来源:旅界

当电影不再卖座

曾几何时,好莱坞电影、动漫一直是迪士尼打造IP的当家法宝,但这一“万能药”正在失灵。

星光熠熠的《丛林奇航》在中国上映首日票房仅为428.3万元,停留在百万元规模,截至12月1日17时,已上映20天的《丛林奇航》累计票房为4184.3万元,上座率仅为1.5%。

不仅《丛林奇航》折戟,更多迪士尼电影遭遇了滑铁卢。

今年漫威影业共推出三部电影,分别是《黑寡妇》、《尚气:十环传奇》、《永恒族》。三部票房都不及预期(均未达5亿美元),口碑也和《惊奇队长》一样遭遇口碑滑坡。

最近沉迷于《鱿鱼游戏》的年轻人们喜欢在家煲剧,虽然很多人不清楚《丛林奇航》已经上映了,但在虎扑、豆瓣上吐槽《尚气:十环传奇》这些没引进的漫威电影历来不乏流量。

华特迪士尼公司的策略是押注“好东西永远不嫌多”,而单纯的好莱坞式爆米花电影已经无法满足中国乃至全球观众了。

2021年迪士尼在中国的累计票房刚刚突破10亿人民币,在2019年,这一数字还高达81亿。

值得一提的是,迪士尼的流媒体服务Disney+也遭遇了同样的烦恼。

第四财季财报显示,Disney+仅新增了210万订户,这是该服务两年前推出以来的最低增长率,远低于第三财季1240万的用户增幅。

这一数字也远低于分析师预期的新增930万订户,却符合首席执行官包正博(Bob Chapek)此前的警告。

包正博在9月的一次迪士尼投资会议上预计,鉴于新内容发布的速度以及一些关键国际市场中的不利因素,该季度新增用户将位于“低个位数百万水平”。

此前,迪士尼分别于2009年和2012年收购了漫威和《星球大战》系列,它们是历史上最赚钱的两个电影资产,迄今为止全球票房总收入接近340亿美元。

加上2006年迪士尼收购的皮克斯(Pixar),以及该公司自己发行的大量热门合家欢影片,难怪迪士尼一直在票房上独领风骚。

好景不再,2021年,中国人最能叫出的迪士尼卡通形象竟然是上海迪士尼乐园里的玲娜贝儿,一个没有故事的IP打败了迪士尼苦心经营的超级英雄们,这是疫情下的一个绝妙讽刺。

抢戏的玲娜贝儿

时代变了,造星的逻辑也变了。

今年11月之前,没有人知道这只充满好奇心、热爱冒险的粉色小狐狸玲娜贝儿是什么,是上海迪士尼乐园让她走红在中国社交媒体上。

她的背后完全没有作品的支撑,靠着“萌”、“可爱”,硬生生走出了一条“花路”。

与玲娜贝儿相似,泡泡玛特的摇钱树Molly是此类商业化卡通形象的“终极形态”,这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背后同样没有故事支撑,却靠着盲盒助力泡泡玛特港股IPO破局。

2018年-2020年,泡泡玛特财报显示,Molly营收为2.13亿元、4.56亿元和3.57亿元,为泡泡玛特后续相继孵化了Dimoo、SKULL PANDA、PUCKY、The Monsters等头部IP埋下了引子。

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一个好的主题乐园真的还需要苦心经营一部部动漫或者电影来打底吗?

泡泡玛特想试试,今年8月,北京泡泡玛特乐园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业内盛传其首家主题乐园预计将在上海开设,现在正在紧张的筹划中。

而此前把迪士尼当做学习样板的中国主题乐园们几乎只盯住迪士尼的成功IP,却看不到其他方面。

相继引入中国的Hello kitty乐园、蓝精灵主题乐园在中国难言成功,迪士尼的“好学生”华强方特《熊出没》曾经火遍大江南北,依然炒不红旗下的主题乐园。

信息爆炸的时代,Z世代的兴趣转移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单一乃至过气的电影IP很难再拿来当做主题乐园的制胜法宝。

事实上,即使是旗下拥有四大品牌迪士尼、皮克斯、漫威和卢卡斯影业的迪士尼也在面临一些颠簸起伏。

今年以来,迪士尼的内容发行与授权业务的颓势最为明显。

全年营收73.46亿美元,同比去年下降33%,营业利润仅5.67亿美元,同比下滑51%;第四季度单季该业务直接亏损6500万美元。

迪士尼股价今年迄今已累计下跌15%,主要是因为人们对迪士尼漫威IP电影接连受挫后,Disney+的用户增长感到担忧。

迪士尼在今年第四财季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警告称,在旗下内容板块逐渐增多的情况下,未来几个季度的订户增长反而可能仍然乏力。

这与2020年迪士尼25%的涨幅形成了鲜明对比,更何况当年新冠疫情对迪士尼规模大得多的主题公园业务还造成了沉重打击。

玲娜贝儿在中国为迪士尼挽回些许颜面,这是迪士尼的成功,也是迪士尼的悲哀。

IP的代价

超级英雄们不接地气不仅无法带动迪士尼衍生品、线下乐园的业务,其无底洞般的烧钱也困扰着迪士尼。

漫威衍生剧《鹰眼》本周在Disney+上线,这是今年在迪士尼流媒体服务上线的第五部漫威剧集。

此前,自2012年第一部《复仇者联盟》电影以来,迪士尼已经发行了21部漫威院线影片。

该公司的《星球大战》系列同样将在下个月有第三部重要作品《波巴·费特之书》在该流媒体服务上线,这是热门剧集《曼达洛人》的衍生剧。

但超级英雄们工作的代价可不低,这些IP的盈利能力远远比不上烧钱的速度。

一反常态,迪士尼近些年在流媒体领域一直在亏损,尽管承诺Disney+将在2024财年实现盈利,但迪士尼在最新的电话会议上披露,该财年的内容成本也将高于之前预期。

包正博在公司最近的电话会议上承认,“我们需要拓宽策略”来为迪士尼的流媒体服务提供内容。

因此,流媒体业务能够产生的最终盈利水平和自由现金流仍是很大的问题,特别是考虑到迪士尼对成本高昂的系列大片的依赖。

这些系列电影对迪士尼公司流媒体业务的早期辉煌功不可没,也带动了迪士尼主题乐园的业务增长。

自1995年以来,迪士尼平均每部电影票房约为6900万美元,远高于华纳兄弟、索尼、环球影业(Universal)、派拉蒙和曾经名为二十世纪福斯的电影公司同期的4700万美元。

将迪士尼的电影场景还原到迪士尼乐园,让游客一次次惊喜,这是创造性想象和技术性知识结合的产物,应该说,它更像一场“现场电影”,一场沉浸式的演出。

但迪士尼电影开始失去光彩的那一刻,未来迪士尼乐园的吸金能力还会更强吗?

在最近的一份迪士尼报告中,一位美股分析师引用了巴菲特以前针对航空公司的一句话:“最糟糕的业务是快速增长、需要大量资本来促成增长、然后盈利极少或根本不盈利的业务。"